软件所总体部党支部组织古北水镇参观活动

文章来源:  |  发布时间:2015-11-19  |  【打印】 【关闭

  

  为丰富部门员工的文化生活,软件所总体部党支部联合总体部分工会组织开展了古北水镇深秋踏青活动,此次活动共79名党员职工参加。111日,大家一早集体乘坐大巴车前往了北京密云古北水镇。

  古北水镇是一座有着千年历史的古镇,在清新空气、蓝天白云、绿水波涛的掩映下秀丽古朴、风景如画。一路上,大家精神矍铄,三五成群,仔细游览着每个景点,缓缓穿行在灰砖黑瓦屋、青石板路、幽深的胡同里。经过了近半天的游览,大家欣赏了巍峨险峻的司马台长城,体验了镇远镖局、永顺染坊、八旗会馆等古镇风貌,感受到了大自然的美和小镇的古朴,缓解了疲劳,释放了平日工作和生活的压力。 

  午未之后大家准时踏上归程,一路上大家欢声笑语,仍意犹未尽,共谈美景、共叙友情。经过此次活动,进一步增进了部门员工间的沟通交流,加深了情谊,愉悦了身心,陶冶了情操。

  

  集体留念

  

  青山绿水 巍峨壮丽

  

  阳光红叶 古城美景

  

  附:支部党员参观活动心得体会(总体部党支部  徐威鸿):

  入职快半年了,在邮箱里收到了“中科院软件所总体部党支部“组织的党员活动通知,不觉有了一丝欣喜。心想着,若能和同事一起同游一天,谈笑间的友谊也会增进一些,工作效率就会提高不少,当即便报了名。特别是,当你想到能一同遨游于天地间,也不肖有文人墨客的手笔,则宇内精华化于心胸,大抵是能有不少兴怀。

  如果说世界上“自由”是不变的话题,那么面对了千年理学的禁锢的中国人,也许会在游历中能找到那份功利场外的恬静。

  如果你了解几个国家语言的话,就不难发现:“时节”与游览,中国人都是十分在乎的。中国人讲“春秋”。“春秋”代指历史,也说兴替。

  几千年前的“冠者五六人,童子六七人,浴乎沂,风乎舞雩,咏而归”而来,对于中国人来说,每逢春日秋色,则必约上三五知己,或近郊或远足,择一日朝发夕至,吟诗作赋岂不快哉。春色不易辜负,兰亭一序,传世的不仅仅是那洒脱的二十一个“之”字,更有王谢门中“因寄所托,放浪形骸之外”的大隐隐于市的情怀;秋意甚浓,虽是更有一抹失落之情,但也不乏古人“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斯人与归的情怀。

  暮秋之时,一行两辆车,浩浩汤汤的驶向目的地-古北水镇。

  古北水镇要比想象中远很多。从早上八点钟发车,到十点半才到,一看地图已经位于京承的中间了。一路上虽也是平淡无奇,但当突然驶入司马台之时却也感到了那种“渐闻水声潺潺而泻出于两峰之间者”的突兀的感觉。在路上,平时上下班主要以地铁为主浑然不知地面风光的我,也感到那旅途漫漫中的突然的礼遇。譬如人生一般:似有你钟情的目的,但行走间的风景却是你始料不及而又惊喜连连的。

  下了车,就是一片空旷。心里想着,大概是党支部的同志早先探了班,才找的如此开阔的桃源吧。大概,只有远离京师才能逃离那规模宏伟却又不得喘息拥塞的高楼广厦吧。此处多是新建的仿古民屋,相传六百年左右的明长城脚下一座新城用古老的风格迎接来客。除了“农业银行”和“星巴克”等现代词汇比较不容易那新建古屋之外,其他的民牌和物质规格都还相当应景。

  其实,古今结合也不错。当年苏联老专家来华搞建筑时候,梁思成就提出了应景的古今结合比较实用的现代样式的复古风格。一边走着,一边心想着:倘若当初采用这样的建筑风格的话,也许现如今的京城会有别样的传承之感呢?笑笑作罢了。旅游业蓬勃发展,让我们身临其中已经不能察觉建筑是和朝代而建。有南方乌镇一般的水系,又有北方民居样式。如处于一个玄幻世界:一切虽如此合理,却又如此不甚合理。能体会了建筑者想包容宇内的野心罢了。 

  进入了水镇后,在一个名为司马缸的酒楼吃饭。尚未到达,就感到了商家在司马台长城边取如此应景指明的幽默感。不多时,走到了酒楼。看到门前果然立了一个铜质漏缸,心有莞尔。与同事一行人上楼,木质的墙梯看出了此楼的年代并未久远,却让我们有身临其境之感:大凡是观光古城,则无论豪饮还是小酌,必须风卷残云的吃一顿才不辜负了那古代制式的楼阁。多亏了党支部的同志的苦心,菜品定制的十分硬气。尽管菜品不多,但是肉比较充足。当时虽然不觉得怎样,后面的形成却依靠了这样的细心安排。大概是长度征程让大家都有些疲惫了,一道菜上来经过几轮转动就已经不见了。半个多小时后,大家就迅速吃完了,开启了真正的行程。

  等你真的打算开始游玩的时候,才能感到你的选择此处游览是正确的。可于镇上漫步,又可远上长城眺望京师。

  镇上最有名的莫过于是八大镖局之一的震远镖局。镖局中三进三出,从习武场到后厨,一应俱全。依山而建,背靠长城。

  相传,江湖是习武之人的世界,外乎于俗人的世界。可是在长城脚下,负有盛名的镖局似乎也不能外出于功利之外吧。离京城几十里不到的司马台,拱卫京师的职责可想而知。中国人古来就有的“侧榻岂容他人酣睡”的道理,镖局最多只能是独善其身,自然不能是另一个朝廷。想来必是江湖只是另一种功利场罢了。明长城下的震远镖局,让我比较感兴趣的是:在明末清初的“卖主求荣”的震远卫将军吴三桂后代与这里是否与其有瓜葛。或者是,镖局的创始人故意取名如此只是想让天下人联想到那铁无敌铁骑?还是后代如我一般的庸人,在这个名字下故作他想而忽略了那个创始人作为一介武夫,他看惯了古迹而只是想取一个威名赫赫的名字呢?也许只是那文化中的共通之处与历史久远带来的无法避讳之间的似有不可相容罢了。

  在震远镖局眺望明长城,似有另一番景象了。司马台作为明代保存完整后又重新修建的长城,自然是值得一去。甚至远远一望都会让人惊为天人之作的长城,作为世界可以探知的奇迹之首,成为了一大奇景。其实奇怪的不仅仅是让人可以探知的长城长度和纵深。更是自始皇而来,帝国的制造者一代又一代的重修长城的不屑动力到底来源于何处呢?而且,看似厚重沉稳的长城的用处在于何处呢?长城的用处是在于防卫远道而来的外族呢?还是仅仅为了成为那个日日忧愁思虑的帝国执杖者自我安慰的安眠药呢?或者是当时的建筑商人为了拉高当时GDP,欺上瞒下后大修土木的罪证呢?还是国家的宰辅,工于心计的想让那些游手好闲的劳动力用于国家建设呢?亦或是国家的防卫者,花空心思的想要把这里当做那些有能力颠覆政权的武夫施以拳脚的用武之地呢?想不清楚,也弄不明白,只是知道这里的驻军一代一代的修,然后又被自然一次一次的摧残。一修就修了两个千禧年,直到现在。直到现在,也还在修。

  自有比我更好的体力和精力的同事,发来了他们在我未曾经历的长城与索道上的照片,并“属予作文以记之”。我也只能依照范文正公观《洞庭晚秋图》的样子,抛砖引玉。司马台水库分长城于左右,敌楼十余座,大有横无际涯的感。

  中国人自讲“风水”而爱山水。山水好就是风水好。那又为什么是这样的呢?大概是因为山可用于防御,水利农桑罢了。正因有山有水,于是诸城守卫者就因地制宜的选择居于此。然后百姓和乐,寓归兴旺于“风水”。环山而建的长城,因为“风水”便无突兀之感,因为山水而城下百姓自得其乐。

  尽管是巍巍高山间连绵不绝,但那放黄的秋叶随着萧萧的风而飘摇而下,偶尔的归鸟在枝头犹如受惊的跳跃,告知这来客秋已经深,需早归。

  此一程,路程五六小时,多亏了支部同志一路上照顾。

  组队游玩,乐有不同。鸟之山林之乐,人之游而乐,醉翁之乐其乐者,各有不同,也绝无高下之分。午未之后,从镇中城下而归,便有开启了长达3小时的归程。也只能感慨了,时间太过有限。